鼠猫本命大cp!
是一个热衷开脑洞但是并不常写出来的小透明

一个小目标。

我先定个小目标。
以后开车写车向王小波看齐。
想写出命中注定的悲剧,不论是同人还是原耽。
想写甜甜腻腻的爱情,经年不变的互相包容宠溺。
大概是有生之年吧。
要好好学习好好写文。

QPR四步自杀预防

忙於作死的阿Bell:

打滚着求阅读和求小蓝手。虽然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用到,但是万一哪一天有需要,希望能帮上忙。



QPR(Question, Persuade, Refer)是当下最有效的自杀预防方法之一,更重要的是这个方法的学习不需要任何医学或者教育背景(意思是人人都可以学习)。但是在网上各处搜了一下都完全没有好的(正确有效的)翻译,所以这一周(自杀预防周)结束之际就想要把这个翻译成中文,希望能更多地预防自杀。



❤️先说几个点:


*QPR不是一种治疗!!它只是一种有效的预防方式。你不需要是精神科医生心理医生咨询师之类之类,只要是有一...

【昙楚】鹧鸪天

我流寄昙说,我流楚天行。OOC到天边,我爱他们。过几天写糖。
——————感谢你们——————

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。

从楚天行死后寄昙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。他坐在湖边树下看着载有尸体的船远去,脑袋空白的呆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早上囫囵一觉醒来梦里全是好友辞世的惨状。衣衫上的血已成了黑色,一团一团在他眼里都是世人对他一步步的逼迫。细看去他的发丝散落屡屡变红。禅剑一如寄昙说竟是一夜入魔。
他想着那个初识便赶他下船的楚天行,为救其命把他踢下水的楚天行,处处维护声声老昙的楚天行,还有功体被废奄奄一息的楚天行,哪里来的算计和任务却都抵不过他一声老昙,一声好友。他不知道这样的感情到底还是否属于友情...

从深圳湾看香港,对这座玻璃之城心生向往。

从上而下的看这座城市倒是像极了黑暗中灯豆大的烛火。它被深蓝的海洋环绕,陆地上却有着连绵的灯光,从港口到中心,隔岸远眺高低错落,像是旅人回家那一点坚定,虽远而静,但真实而又笃定。

存梗

我好想写鸳鸯锅梗啊x 是霹雳布袋戏的cp了。

寄昙说架鸳鸯锅叫楚天行出来一聚啊。成了幽魂的楚天行也还是拿着仙人萍带着千日甘来陪挚友喝酒吃肉。哪怕对方还是个只吃菜叶的和尚,所以红锅都是菜叶白锅都是肉,寄昙说辣的一遍遍掉眼泪还不肯灭火。
直到后来有人架了两口鸳鸯锅把两个人都引来吃,这个时候寄昙说终于可以吃不辣的白锅了,但是换楚天行掉眼泪了,他说这是烟熏的,可幽魂怎么会怕烟熏啊。

啧。好虐。

【万冰】片段

幻幽冰剑口中直白的爱意来的太过猝不及防。万雪夜唯脱口一句你真傻来掩盖自己的心绪纷杂。
多年过去万雪夜和聆秋露早就是被完全区分开的两个人,可她此时所听见的赤裸示爱却打破这道防线,清楚明白的将聆秋露和万雪夜拎出,带着从未愈合过的伤口,血淋淋的摆在她眼前。
聆秋露早已逝去,是她紧抓着过去不放,将属于聆秋露的感情和回忆束缚在她的身边伤人伤己。
但万雪夜也知道,这是她一生都难以释怀的伤口,她心甘情愿被其束缚一生。这样一个作茧自缚的万雪夜却也为人喜爱,她想着喜欢自己的女孩真的是个傻子。可她心中也无比的庆幸,偷偷的因此高兴着,我现在也有了属于我的雪夜烛火。这温暖让她难以离开,她开始逃避处理关于感情的一切。直...

季电再答皇稣相关

鹤别衣:

以下问题皆来自道友私下对季电的提问,感谢季电抱病的情况下还认真作答(季电是坠吼的!)


因为非一人提问而且时间上也有不同,我整理到一起发出来,涉及到比较多的皇稣细节感觉还是有必要理一理,真实性不用担心,有截图担保只是我懒得再发了X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Q:皇渊和稣浥的年龄,稣浥几岁接管鳍鳞会?


A:皇渊约莫36岁,稣浥约莫34岁,而稣浥接管鳍鳞会时已经18~20岁了。



Q:千岁搬家是为了离稣浥更近吗,他们十几年间有没有见过面?


A:皇渊搬家有两层用意,一者是为了将来反攻紫金...

魆妖纪编剧杂谈 皇稣相关汇总

码一下

鹤别衣:

主要是收录一下和皇稣相关的问题,附带部分梦虬孙鳍鳞会的


前面先放编剧小作文【三弦】http://tabrisxun.lofter.com/post/1de7bdbb_119e8797


【季电】http://tabrisxun.lofter.com/post/1de7bdbb_119e87a3



以下问答



【问题】编剧好,关于千岁的最后一战有些问题要问。。。


为何千岁身上有鲲鳞战甲最后一战对小兵会被伤害到??


最后一战海境王朝的人物(北冥王、砚、缜王)对上千岁却没在第一时间要破千岁的战甲...

片段灭文

杜景行倏然大笑,仰头灌下一口烈酒,眉目飞扬像是初识,也不等对面的人反应。顺手拿起剑飞身上马,有光从他背后溢出,“你看天亮了”他还是笑着,“江湖再见。”
陈言清眯起眼睛看着他策马离开的背影,直到成为一个黑点而后再也看不见,“这样的人真的只适合这般洒脱的分离。”他想。他也学着杜景行刚刚的样子喝酒,没成想给呛了个满脸通红。他一边咳一边笑,捋平了气后也驰马而去。
江湖少年何尝需要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,一壶酒一大笑就是一相逢。

片段

江澄下地铁时,就没想过会有人来接他,却没想到拉着旅行箱在地铁口时却有个人影站在路灯下,背着光,那是个他熟悉极了的身量。他曾经夜夜抱着入睡的腰身,握着伞的微凉干燥的手掌。 冷风忽来,他认命的叹口气,那个人总是这么了解他,连机票时间都猜的这么准。
外面还下着小雪,江澄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在靠近那个人影的一瞬间,那人像是感应般回了头,蓝曦臣。
江澄在心里默念了他的名字,蓝 曦 臣。蓝曦臣笑的温柔,彷佛从他明亮的眼睛里能看见来年明媚春光。遮着头顶的黑伞几乎快与雪融为一体,江澄拂去蓝曦臣肩上的碎雪,字句间都是叹息,“一起回家吧。”

1 / 7

© 沉辰 | Powered by LOFTER